第 55部分阅读

    郑熠阳,可邓岩这人不错,我不想带累她,所以我一直装不清楚他俩的底细,没给苟保安透露过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不是让郑熠逼到死角了吗。本打算只通过窜货这事儿整他一下,可眼下郑熠阳在省公司里声势正旺,王哲一时也奈何不了他。我正烦着呢,苟保安看出端倪,又找我,我忍不住就把他俩的事给他说了一些。苟保安听了说这是违反公司纪律的大事,他作为法务部长,不能坐视不理,得向上级检举揭,我正恼着郑熠阳呢,也就没拦。其实我拦也拦不住。你也知道,苟保安一直恨着郑熠阳呢。结果他就捅给了省公司法务部。捉贼捉脏,捉奸捉双。对这种事儿,没有真凭实据,谁也不敢轻举妄动,所以省法务部没认真理会,就搁置了。”

    “苟保安通过钱部长问询,钱部长便给他出了个主意,让他想办法先从底层闹起来,上面就不能再坐视不理,他就可以及时介入了。苟保安又找我商量,给我出主意,让我把这件事告诉王哲,让王哲想办法捅给郑熠阳的老婆。郑熠阳与王哲的家都在c市,王哲听到这个消息后马上从公司选出一名女干将,安排她去拜访郑熠阳的老婆。郑熠阳的老婆早就察觉郑熠阳不对劲儿,两个人一直在闹别扭,最近郑熠阳向他老婆提出了离婚,他老婆正憋着一肚子火没处泄呢,听到这个消息,当时就气疯了,马上联络了娘家人,连夜长途跋涉,跑这儿闹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卑鄙!一帮子阴险小人!”我听完谭玉健的叙述,叹息说,“费尽心机,结果又能怎样?郑熠阳走了,省部还会派新经理来,你能取而代之吗?那个‘苟东西’天天做梦东山再起,可他能吗?”

    谭玉健沉着脸,微皱眉头,挤着大眼泡子注视着我,眼神里倏地闪过一丝茫然,似乎被我的话触动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我站起来,转身往外走。谭玉健似刚刚从沉睡中苏醒,忽然也随着站起来问我:“兄弟等等,哥哥还有句话想问你。你真要辞职?”

    “报告早交上来了你没看到?”我站住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,所以才问你。哥哥想和你再谈谈,现在没人给你小鞋穿了,再考虑考虑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考虑的。康品健公司已经变成狼窝了,是人都呆不了!”我说罢,转身离开了人事部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第四卷 一二四

    (29)为了爱

    朱元的两张脸被中间的鼻子隔开,一边大,一边小,极不对称地呈现在我的面前。大的那半边脸还没完全消肿,可想而知,那个扇他嘴巴的粗面壮妇,手上用了多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“我也写了份辞职报告,下班时刚交给谭玉健。”他喝了口酒,精神恍惚,神情沮丧,轻声慢语地对我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并不感到惊讶,却很想知道他出于怎样一种心理。

    “也许是和你一样,呆烦吧。”朱元茫然地说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人事部换了部长,邓岩离开的缘故吧。”我却说。

    朱元沉默了,很久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的心情我能理解。因为我也喜欢邓岩。”我直截了当地说。

    朱元忽然抬起头,注视着我,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,动情地说:“不!你不理解!
《办公室里有故事最新章节》《办公室里有故事》 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百炼飞升录(虚眞) 床上的泥娃娃(不详) 极乐(调教系,慎入)(傀儡偶师) 邪神降临(血夜独狼) 金融时代(白凝霜) 我是夸梅布朗(天天涨停板) 厨娘要翻身(澈三少) 激情雪色(季纱) 禽兽日记(婀娜) 我的美女仙师(墨远)